山鬼

发布日期:2020-01-01 浏览:9

  在一座偏僻的山村里,只能看到村头纺线、拉呱的老人和沙墩上抓沙子、疯跑的孩子。于是周围人给它取名“童叟村“。由于村子偏僻、落后,青年男女都外出打工了。留下的孩子便跟这年迈的爷爷奶奶过。

  村子四面环山,夜深人静时,寥寥几户人家的村庄,更显得凄凉、无助。村头有一户姓李的人家,儿子、媳妇都去上海打工了,留下的三个孩子都由奶奶照顾。

  一天奶奶要去赶集,由于翻过三个山头才能到集市,所以奶奶把三个孩子放在家里,并对12岁的大丫头说:“大丫,记住千万把门擦好,谁来叫门都别开,记住没”。“恩。”大丫重重的点着头,天真的小脸上写满了责任和勇赶。奶奶把4岁的毛头塞进大丫怀里又拍拍7岁的二丫的头对大丫道:”照顾好弟弟,妹妹,如果中午我还没赶回来,就热小米粥喝吧。”叮嘱完大丫奶奶便顶着蓝呢布方巾、挎上竹编圆篮,迈着被裹得干瘪的小脚慢悠悠的跨出破旧的木门栏。

  毛头见奶奶走了,便哇哇大哭起来。大丫边哄着怀里的毛头,边腾出一个手来擦上黑漆脱落的破旧大木门。站在一旁的二丫懂事的拿草编蚂蚱来引弟弟开心,毛头很快便不哭了,中午,大丫见奶奶没赶回来,便热了锅里的小米粥和弟妹一起喝。喝完小米粥,毛头闹着要玩捉迷藏,三人便围着院子玩了起来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论说往常奶奶赶集早该回来了,大丫不禁担心起来。“咚咚咚,咚咚咚”不知过了多久。黑暗中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“奶奶回来了。”毛头一路小跑来到木门前,垫着脚尖要去拔开门栓。大丫喝道:“毛头,别动开。”毛头听话的躲到已经站在木门边的大丫身后,也躲在姐姐身后的二丫甜甜的朝门外问道:“是奶奶吗?”先是一阵寂静,紧接着便传来一阵干咳声:“是啊,是我,小乖乖们,开门啊!”这声音听起来是奶奶的,可大丫听起来却觉得脊背发凉。

  她把小脸凑近门缝,朝外望去,皎洁的月光下,大丫看到门外站着的正是奶奶。可奶奶的头巾和篮子呢?“奶奶,您的头巾呢?”大丫试探着问道:“哦···这···山头的风大,头巾被吹进山窝里了。”“那您买的菜和篮子呢?”“没····没····我走得慢,到地方,卖菜的都收摊了,篮子同头巾一起掉山窝里了”“哦,原来这样啊。”大丫放下提到嗓子眼的心,迅速打开了门。毛头第一个冲进奶奶的怀里。奶奶搂着三个孩子,亲完这个抱那个,仿佛一个世纪没见到孩子们了。

  大丫一言不发的望着过分热情的奶奶 ,奶奶斜瞟了眼大丫,忙道“奶奶进锅屋给你们拨面疙瘩吃把。”说着奶奶走进了堂屋,不一会又转出来,又钻进了厕所,最后来到大丫跟前,低声问道:“咱家锅屋挪地方了吧?”“啊”大丫被奶奶的举动和她的话吓的惊呼起来。“奶奶刚才快到家的时候摔了一脚,估计脑袋摔糊涂了,哈哈哈。”大丫心情忐忑的把奶奶领到锅屋,奶奶添柴,烧水,和面,拨面疙瘩,动作和以前一样麻利。这点倒让大丫轻松了许多,三个孩子乖乖的围坐在木桌前,等着吃面疙瘩。吃饭时,毛头突然哇哇哭了起来,嘴里不住咿呀:“奶奶长尾巴啦,奶奶长尾巴啦。”大丫二丫顿时汗毛倒竖,此时奶奶不知从哪里套出一把鸡毛掸子道:“傻孩子,是鸡毛掸子。”毛头这才咧嘴笑了起来,俩丫头也以为是弟弟看花了眼,便都笑着低头吃起饭来。

  吃完晚饭,毛头闹着要去睡觉,奶奶便对大丫二丫说:“丫头们,进屋睡觉去吧!”大丫二丫听话的点点头,铺好床铺,大丫和二丫一头睡,奶奶搂毛头另睡一头。夜静悄悄的,除了窗外偶尔发出猫头鹰如婴儿哭声的恐怖啼叫。就没了别的声响。“嗝喽,咯喽”不知过了多久,被尿憋醒的大丫,听到奶奶那头传来嚼东西的声音,便轻声问道:“奶奶,你在吃什么啊?”“辣萝卜干,胡萝卜干,你叔叔那年买来给我压咳嗽的。”二丫被姐姐和奶奶的对话吵醒了,听到奶奶说萝卜干,馋嘴的问:“奶奶能给我一个吗?”“死丫头,真馋,给你。”黑暗中二丫摸索着接过奶奶递给的萝卜干,刚要往嘴里填,便看到姐姐带着惊恐的神情握住了她的胳膊。“这····这是····?”大丫低声啜泣道。借着窗外照进得月光,二丫定睛一看,自己手里拿得不是什么萝卜干,而是弟弟的半截小脚趾头。二丫刚要咋呼出声,被一旁机敏的大丫捂住了嘴巴。

上一篇:龙女拜观音

下一篇:岳飞弹琴感刺客

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,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发邮件至903413979@qq.com,我们将会在核实情况后24小时内处理完毕,谢谢配合。
随机推荐
Copyright © 123故事网 版权所有
信息发布及网站合作,请致电:18831982763
冀ICP备16027065号-2

企业网站建设,建站仿站,效率高,价格低
全国接单,手机/微信:1883198276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