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州扒鸡的民间传说

发布日期:2020-01-01 浏览:32

  德州西关即现在的桥口街,古时候这里是运河码头,系德州客货运输的集散地。这里人流如水,货物堆积如山,河里百舸争流,岸上热闹非凡。所以,小商小贩们也就集聚在这里。

  在德州的小商小贩中,当然离不开扒鸡这个行当,仅西关个码头周围就有七八家扒鸡铺。他们都是自做自销,不知是为了安全还是为了声誉,这些小商人都有个定量的习惯,何为定量哪,就是所做扒鸡的数量和配料基本一致,他们宁愿少做、少盈利,也不降低质量标准。正是这个良好习惯,使德州的扒鸡名震天下,可他们却富不起来。

  话说,西关有一家娘俩开的小扒鸡铺,每天就做十几只鸡。娘俩饿不着、也撑不着。儿子贾福身强力壮、且特别孝顺,他总是累活他抢着干、好吃的留给娘。为了让娘少干点活,他每天都是早起晚睡,尽快处理完外面的事后,赶快回家来忙活。

  这样,娘儿俩过的还算舒服。可美中不足的是,贾福还没说上媳妇。虽然,贾福百般细致的照顾老娘,可随着年龄的增长,体质越来越差,最后,还是病的卧床不起了。生意和照顾母亲的两副担子,就全部落到了贾福一人身上。

  可这个孝子情愿生意不做,也不让母亲受一点委屈。这样他家的生意肯定要受到影响。请先生(郎中)看病、抓药、照顾老娘起居,加之生意的萧条,把一个三十几岁的汉子,折磨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。

  话说,这一天他卖完了扒鸡后,随即请来了先生给母亲看病,等看完病、开完药方,等送走了先生,他再给母亲吃饭、洗脚等,等伺候母亲睡下后,时间就很晚了。他为了明早不误母亲喝药,并再多做几只鸡。就不顾已是深更半夜的时分,要去“颐寿药铺”给母亲抓药。去“颐寿药铺”要路过“九达天衢”牌坊,去时一路无事。

  天色己晚,人家药铺早就上了门,他给人家说了好多好话,花费了好长的时间才把药抓回来。当他再次路过牌坊时,东北角那块趴石蛤蟆的石座上飞起一只鸡,落到了他的肩上,无论他怎么赶,那只鸡就是不离开他的肩膀,这是为何那!

  原来,有一南方蛮子,前几天在恩县以南的“金鸡店”,偷了那里的一只金鸡后,快速赶到德州。打算于今天夜里,再偷了“九达天衢”牌坊下的金蛤蟆后,立即远走高飞、逃之夭夭。所以,今夜他将金鸡揣到怀里,悄悄的藏到牌坊下,准备偷金蛤蟆。

  那知,他的这些卑鄙的伎俩,叫路过的张果老看见了。

  在他偷金鸡时,张果老想,道家应“得让人且让人”,如果他只偷了金鸡,离开德州也就算了,如果再干坏事再惩罚他也不迟。所以,就悄悄的将金鸡给他换成了一块石头。那知,这个贪欲心无底线的盗宝贼,又要来偷“九达天衢”牌坊下的金蛤蟆了,张果老见此就不再饶他了。

  当这个南方蛮子,按照他精心设计的盗宝计划,快要捉到金蛤蟆时,南方蛮子怀里的金鸡活了,在他的怀里抓他、啄他、他一慌张脚下一滑,就同石蛤蟆一起滚到了河里。蛤蟆掉进河里就游走了,给桥口街附近,留下了蛤蟆多的景观。可这个南方蛮子,他却被河水冲到了回龙坝的漩涡里淹死了。

  再说那只鸡,当南方蛮子快要滚到河里时,就从他的怀里飞了出来,站在石蛤蟆趴的石台上不动了。当贾福给他母亲抓了药路过牌坊时,这只鸡就飞到了他的肩上,说什么也不动了。

  贾福在牌坊下,费了好大的劲,也没赶走这只鸡。最后贾福想,反正鸡的主人家离这里不远,到明天我提着它,到这里找它的主人。这只鸡就站在他肩上随其回了家。

  说也怪,到家后这只鸡就从他的肩上飞了下来,落在院子里不动了。贾福将药包放在小桌子上,就去点炉子准备给母亲煎药。那知他一回身,这只鸡就飞上小桌子,将药包抓破,就吃了起来。而且,它还挑食,专找那些有营养的草药吃,什么红花、砂仁、豆蔻、丁香、白芷、陈皮等,一会的功夫三副药里的主药就都给吃光了。

上一篇:王鼠寻踪

下一篇:没有了!

声明:本网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,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发邮件至903413979@qq.com,我们将会在核实情况后24小时内处理完毕,谢谢配合。
随机推荐
Copyright © 123故事网 版权所有
信息发布及网站合作,请致电:18831982763
冀ICP备16027065号-2

企业网站建设,建站仿站,效率高,价格低
全国接单,手机/微信:18831982763